欢迎光临,方星海喊话活跃市场交易 背后是A股成交量去年跌两成!
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151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182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187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203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250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296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06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14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16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58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60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386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401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409.html http://www.qymlw.com/201905EB30FD/info-8-ac7579410.html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股票 > 正文

方星海喊话活跃市场交易 背后是A股成交量去年跌两成

字号: 时间:2019-05-23 03:15:35
文章摘要:方星海为何喊话活跃市场交易?背后是A股成交量去年跌两成 证监会对活跃市场交易的态度越来越清晰。自2018年10月证监会发布“三点声明”以减少交易阻力、增强市场流动性以来,监管层活跃市场交易的措施连续推出。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近日的公开表态,则透露出更强烈的改革信号。 1月12日,在第二十三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,方星海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资本市场的要求,详细阐

方星海为何喊话活跃市场交易?背后是A股成交量去年跌两成

证监会对活跃市场交易的态度越来越清晰。自2018年10月证监会发布“三点声明”以减少交易阻力、增强市场流动性以来,监管层活跃市场交易的措施连续推出。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近日的公开表态,则透露出更强烈的改革信号。

1月12日,在第二十三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,方星海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资本市场的要求,详细阐述了他对于“打造一个规范、透明、开放、有活力、有韧性的资本市场”的具体理解及改革建议。

“有活力、有韧性,怎么理解?这是全新的提法,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市场参与者要非常充分、市场交易要非常活跃、定价要合理。”方星海举例称,股指期货限制仍待进一步放开,而新股上市首日44%涨停板限制也应该取消。

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A股在2009年到2012年取消了新股上市首日涨跌幅的限制,当时市场效果较好,甚至出现了上市首日破发的情况,对盲目打新炒新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。但是2012年IPO暂停至2014年IPO重启之后,又恢复了上述限制,首日涨停并随后出现多个“无量涨停”的现象再次出现。

“2018年大盘波动较大,成交量下滑明显。但是废除涨跌幅限制、施行T+0回转交易等建议,不是为了救活熊市,而是为市场松绑,是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,是为了更长期的目标。而且,这也有利于我们通过沪深港通、沪伦通等通道与国际市场对接。”董登新说。

具体措施有望出台

方星海认为,如今的资本市场已经发生变化,“市场不够活跃正逐渐变成一个主要矛盾”。他表示,要进一步采取措施活跃交易。

在12日的发言中,他以举例的方式提出两个活跃交易的改革方向。

一是股指期货。方星海认为,此前虽然已采取三次放宽交易措施,但还不够,还要进一步放开。二是新股涨跌幅。他认为,新股上市首日有44%涨停限制,但上市首日及最初几日市场都没有交易量,“没有交易量的价格是虚幻的、不准确的价格”,这是人为限制导致价格不合理。

“首日涨停板这个事情要研究,我个人觉得应该取消。”方星海说。

在他看来,要建设“有活力、有韧性”的资本市场,需实现三大目标,参与者非常充分、交易非常活跃、定价合理。

他说,为实现定价合理,将丰富多空交易工具,在期货、现货领域给予做多、做空者更加充分的手段,让市场充分博弈,“我们现在各种工具都很少,所以证监会会抓紧出台一些双方都可以用的各种工具”。

而引入机构投资者,是实现“参与者充分”这一目标的关键内容。目前,机构方面,外资持股已放开至51%,三年后可100%控股;资金方面,2018年外资净流入股市3000亿元,而基于MSCI提高纳入比例、富时罗素宣布纳入A股、道琼斯宣布纳入A股等背景,预计2019年外资净流入股市将达6000亿元。

方星海在证监会长期分管国际业务。他说:“我会尽更大努力继续大量引进国际中长期资金进入中国的股市,包括进入中国的期货市场。”

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,方星海认为,今后一段时间资本市场改革在金融改革中将起到“牵牛鼻子”的作用。进入高质量创新发展阶段,必须有更能吸收风险的股权投资来促进这个阶段的经济增长。

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德伦表示,2019年决策层对资本市场的重视非同一般,方星海上周六的讲话进一步说明了重要性。

“股指期货三次放开,市场交易不再限制,着重中长期资本市场制度完善和建立,市场将逐步恢复活跃,更多多空博弈工具将会陆续出台。” 王德伦预计,随着限制措施逐步放开、风险偏好逐步提高、市场逐步活跃,过去两三年已沉寂的主题式机会、前瞻性概念性机会可能在2019年再次出现。

事实上,方星海有关活跃市场的表态并不突然。2018年四季度,资本市场在完善并购重组规则、释放市场活力、启动上市公司股份回购、拓宽回购资金来源等方面,推出史上最严停复牌制度、增加市场流动性,并开始在新一轮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改革等方面下大功夫,用市场化制度来重建市场规则体系。

2018年10月30日,证监会更是直接发布“三点声明”,其中第二点就是“减少交易阻力,增强市场流动性”。证监会当时表示,要减少对交易环节的不必要干预,让市场对监管有明确预期,让投资者有公平交易的机会。

2018年12月20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下称“金融委”)召开座谈会,听取机构对当前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意见建议。会议认为,当前资本市场风险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,已经具备长期投资价值,改革面临比较好的有利时机,并再一次提出“要坚决落实市场化原则,减少对交易的行政干预”。

“目前在二级市场投资方面,存在一定的行政管制。要提高A股的活力和韧性,很多管制措施就要取消。不过也不能放松市场监管,管制放松的另一面一定是监管的加强。”董登新表示,因为有了新股首日涨跌停限制,散户容易被大户和机构利用,所以最终容易受伤的还是这些中小投资者。

他建议,IPO首日放开涨跌停限制,同时在首日放开T+0回转交易,让市场尽可能充分交易,次日可以再恢复正常。

另外他提醒,取消首日涨跌幅限制的本质还是为了提高市场活力、提高市场包容性的长期目标进行的改革,“消除过度管制,和税费改革、商事制度改革是一样的,要化繁为简,提高市场效率”。

成交量大幅下滑

监管层为何再三表现出对资本市场活跃度不够的关注?以下这组数据或许就是答案。

第一财经记者从沪深交易所获悉,2018年沪市总成交22.43亿笔,总成交金额40.32万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6.6%和21.14%;深市2018年成交金额49.98万亿元,同比下降18.98%。

从大盘指数走势也可以看出投资者信心的变化。上证指数自年初最高3587点一路下行,到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于2494点,没能守住2500点。

二级市场活跃度降低,一级市场也出现萎缩。据彭博统计,2018年随着A股震荡下跌以及IPO发审节奏放缓,沪深股市全年完成IPO定价104笔,仅是2017年的1/4,创下2014年IPO重启以来新低。尽管其中不乏工业富联等大型IPO,但2018年全年IPO募资规模人民币1392.82亿元,较2017年减少36%,也为2014年IPO重启以来的次低。

新股发行溢价也出现大幅下降。据申万宏源统计,新股开板溢价率降至2倍左右,三类收益率同比减半,开板后短期内上涨时空收缩,破发风险上升。2018年新股平均开板溢价率207.3%,同比下降22.56%。

同时,随着2018年二级市场风险偏好的下降,新股开板后上涨的时间和空间均进一步压缩,2018年新股开板后60个交易日内股价涨至区间最高价所需时长下降至约12个交易日(2017年、2016年分别约为16个和22个交易日),其中开板当日收盘价即为此后60个交易日内最高价的新股数占比提升至33%,最高收盘价相对于开板日收盘价涨幅也收缩至15.27%。此外,新股上市当年即破发数占比提升至9.52%。

“在过去一年A股下跌的过程中,因为担心未来股价继续下跌,以趋势投资为主的中国散户在逐渐离场,而以价值投资为主的海外机构在持续进场。目前陆股通加上QFII(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)以后的外资在A股持仓已经和公募基金持仓市值相当,我们和海外客户交流得到的更多的是对A股市场的正面评价,其主要逻辑就是A股估值低。”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13日表示。

不过,估值低不代表投资者就会买。“2018年有一个奇怪现象,即国内投资者不敢买股票,国外投资者拼命买中国股票。是不是国外投资者不够聪明看不懂中国,而我们投资者很厉害?或者反过来,我们投资者不够聪明,国外投资者很聪明?”方星海说,答案是“都不是”——而是投资资金结构起了作用。

资金结构不同决定投资行为的差异。方星海说,国内大部分投资者无论散户还是机构,到年底都要算一算盈亏,所以在市场下行阶段,不断地判断是否见底,没有见底不敢进,“判断底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不好判断,所以老在外面不敢进去”。

国外投资者则不同。一方面,他们不需要每年年底检验投资效果,投资期限为三到五年甚至更长;另一方面,他们认为中国经济长期是可以看好的,中国股市不应在这样的估值水平,被低估了。方星海表示,中长期资金在国内投资空间很大,“但有很多工作要做,我们还不能特别乐观”。

方星海在演讲中透露的改革信号受到了极大的关注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科创板及注册制改革的快速推进,也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监管层对资本市场存量制度规则的重新审视,这也是科创板带来的有益外溢。不过,上述多项措施仍是改革目标,要成为现实还要看实际推进。

对于设立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,方星海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当中“尽快落地”是关键词,证监会目前正在指导和协同上海证券交易所,在充分听取市场意见和各个部委的意见基础上,日夜工作,以期尽早完成任务。

“科创板和注册制是一项重大改革,这个市场的成功经验预期也将在A股其他市场跟进,整个A股都会更加有活力。”董登新称。

上一篇:管清友:新三板就是“万人坑”
下一篇:海通证券前员工违法买卖股票被罚1086万 禁入市场3年